随记(2019.10

好久没写这个了,距离上次写随记已经过了很久,发生了很多事情,想通了很多事情,也多了很多事情需要去想通。

此时的我坐在大学宿舍的书桌前,略有些呆滞的盯着眼前的屏幕,敲打着键盘打出这些内容。大学适应起来还好,毕竟高中已经过的那么舒适。尝试着开始选择性地建立新的交际圈,整体上也让我的心理上没有高中时候那么压抑。想要完成形象的转换,开始RLE时又不知为何感到焦虑,我在害怕什么呢?或是我又需要什么?每次当我的大脑闲下来,就不由得开始对自我的重新建构与认知。这份焦虑从何而来?是我仔细看上去还不够好看吗?为什么穿着百褶裙出现在大课堂教室的时候会被人盯着?这种被盯着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是我自己对自我的认知已经开始往MTF的方向钉住了罢,挪不开这般。这种焦虑或许也来自于我现有的心理认知状态和客观现实共同作用的结果。那我能怎么办呢?至今大概穿着裙子上课也有几次了,也获得了一些和我走的比较近的老师和同学以及朋友的理解,这方面让我感觉很棒。但有时总是那么的疲惫啊。或许就应该努力这么走下去吧,直到自己把想做的事情都做完的那一天。今天中午回宿舍的时候不知为何情绪有点低沉,躺在床上睡了一小时午觉感觉缓和了一些。此刻的我,很清楚现在在做什么,对今后的事情也有大致的规划。希望自己的梦是可以到达的那个彼岸吧。 ——2019.10.22

今天情绪又有点不稳定了,开始出现一些被害妄想的情况。我意识到原生家庭对我个人情况作出反馈的未知性仍然是我情绪不稳定的主要来源,此刻的我仍然是想哭却哭不出来的,只有几滴眼泪从眼睛里钻出来。害怕自己的情况引起家庭崩溃,我想打电话给我妈告诉她她的不止一通蠢话对我产生了怎样可怕的影响,除了物质层面的依赖以外自己真的对家庭相关的事物感受不到羁绊了。也有友人表示必要情况下可以提供一些物质方面上的帮助,不知道到底会变成怎么样,对一些能感受到真正热心想帮我的人,我反而不太能安心接受。——2019.10.30

2 Replies to “随记(2019.1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