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习(2

         莱伯瑞安在自己的安全屋中醒来,已经是早上了。

         窗外有少量的光线很不情愿地钻进卧室,在户外巨大的建筑物以及百叶窗的拦截下光亮所剩无几。不过还好,他喜欢这种阴暗郁闷的环境,尽管这确实对他的情绪带来了不利的影响。

         他翻身爬起来,站在被改造成小型吧台的书桌前,捣鼓着所剩无几的储豆罐打算来一杯早餐用的咖啡。透过半开的百叶窗盯着窗外这个繁荣的早晨发呆,按照规划自己差不多该走了,这个安全屋的东西除了这个吧台几乎一点都没动,等合约自己过期被房屋中介回收吧。有的时候他觉得和人见面的感觉很不好,毕竟人——本身就是一种误差,他是这么想的。他对一些事情的准确性有着莫名其妙的要求。尽管他就算大摇大摆去中介处把房子退了协作局也不会查到这,因为身份本来就是假的,假到协作局的数据库里都有一份与之对应的假身份。每次入侵他都会想办法不动声色的在数据库里留点玩意,有时也会拿去高价卖掉一部分换点行动经费,毕竟总有缺的时候。

         一杯喝完,差不多就该走了。他打包好吧台上的物件准备处理掉,一只肩膀上的旅行包装着他的行头,回首看到自己的床,怔住了。想到了什么心事。

          这次回去应该要找个总部的心理专家聊聊了,不知道是和转换者群体接触多了的缘故还是发生了什么,他有时感到强烈的归属感,他自己也不清楚。这种强烈的不准确性让他感到十分恐惧,这恐惧感也是平时对准确性要求的来源之一。不知怎么的,极少做梦的他开始偶尔会梦到一些过去的悲伤,让他感到无能为力。他想着或许是之前的那次遗迹侦察行动被什么东西给影响到了大脑,或许还得回去再来一套检查流程……

          窗外传来的雨过天晴式的鸟鸣打断了思绪,瑞安叹了一口气,背起包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