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2019.01

  1. 我想有的时候人们,最起码我,也会需要那种不是很浅显直接的玩意。至少我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会去买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卡夫卡中短篇小说集,或许是环境使然罢。朋友得知时说觉得它难懂。或许是这样,但是我并不在乎。尽管写的足够荒谬、隐晦,甚至于在哪里还藏着我完全不明白的梗。但是我自己读书时从来不在乎这个,如果阅读仅是为了追求某种一致性,那这和做语文阅读题有什么区别?我觉得我当前的阅读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开心和欢乐,或是什么别的没有刻意的东西。这样应该就够了。
  2. 我们喜欢工匠精神,但是大部分人都不会喜欢这玩意带来的代价。当工匠精神的附加价值体现在价格上的时候,那些习惯于购买工业化成品的人们往往就会看不起这匠人一手辛劳创造出的劳动价值。这个世界上那种无私奉献的人显然是少数,而且大家都要吃饭,你不能要求人家放弃拿到更高收入的机会跑来发扬所谓工匠精神。于是那些技艺精湛的工匠便会把自己手艺的价值附加在产品上,这也无可厚非。产品价值中出现了不同于实用价值的另外一部分,那就是我们为工匠精神买的单。
  3. 我觉得我还是个悲观主义者,那些发散出来涌向他人的乐观情绪只是自己本身对于悲观的另一层恐惧,不想看见不想发觉。或者换句话说,不愿意看见有人在自己眼前出事。
  4. 有的时候我觉着我这种不会码代码的人对个人信息安全的关注,实际上更像是一种信仰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